不想被ban表情包

人菜瘾还大,又懒得精修orz

激情短打/林阵磨枪/终

恭喜我的cp未完待续!

垂死病中惊坐起,大半夜码字我四个小时后还得爬起来上学www

短打到此结束了,等放假说不定会开始写同居三十题之类的。




-婚礼篇-

 

-

“AK,你好了没?”

从不远方传来的呼唤声把刘彰拉回了现实,刘彰扣上纯黑西装衬衫的最后一枚纽扣。

他上一次这么庄重地穿西装好像还是在成人礼上。

现在,他要结婚了。

外面的人又接连催了两句,刘彰才一把拉开了更衣室的帘子,于洋一下子从小沙发上弹起来,和力丸赞多,三个人七嘴八舌地夸他好看,杂乱的鼓掌声也盖不住他们的激动。

刘彰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伸出手佯装要捂他们的嘴。于洋哪能就此罢休,灵活地躲开了刘彰的爪子,故意喊得更大声了。

待在隔壁化妆间的伴郎团都听到了动静,纷纷探出个脑袋来。

“这墙隔音真差。”张嘉元如是说。

“墨墨呢?他好了没?”刘彰问从门口试探进来的几道目光。

“他早好了,想看吗?”张腾满怀善意。

“想。”刘彰点点头。

“不给你看。”张腾摇脑袋。

刘彰哭笑不得。婚礼日期的零点刚到,林墨就被黑眼圈乐队的几个带跑了,刘彰四点多被闹铃吵醒的时候,手臂往身侧揽了个空。瞬间惊醒起来,发现床上多了张牛皮纸,上书:“给刘彰的一封绑架信”。

那飘逸的字体刘彰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来。

“你的无敌小天才、天下第一帅哥、创作小能手、非常完美的全能林墨大大宝贝现在被我抓走啦!现在你需要完成一系列婚礼准备任务,然后才能在婚礼现场的红毯上迎接你帅气大方优雅可爱无敌的总攻墨墨。”

刘彰捧着那张纸笑了半个小时。除了最后一个形容词他都心服口服好吧。

“走什么神呢,准备一下出去迎接宾客了。”于洋伸出五指在对着空气傻笑的刘彰面前晃了晃,这孩子离岛这么久了怎么又变得和在岛上那时候一样傻里傻气的。

刘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满脸是抑制不住的笑容,于洋也忍不住笑起来,赞多特别高兴,推着刘彰,一蹦一跳地出了化妆间的门。

双方父母早就在门口了,亲家们聊的正欢,刘彰插不上话,就站在一旁微笑点头“嗯”,虽然已经改口叫妈一段时间了,刘彰对着林墨的父母还是会紧张地磕巴。

墨墨在哪儿呢。刘彰听着听着就走了神,眼神在会场里飘过来,飘过去,始终没找到那个能让他的眼睛自动聚焦的身影。

 

嘉宾已然入座,司仪拿起了麦克风。

刘彰站在台侧等候,直到力丸递过来餐巾纸,刘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紧张到满头大汗了。

紧张,但又充满了期待。

 

“下面,有请新郎上台!”司仪话音还没落,刘彰已经跨大步上台了。

“请问刘彰先生,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紧张。”刘彰干巴巴地回答。

“有多紧张?”

“比我任何一个舞台都紧张。”

“你想见你的另一半吗?”

这司仪是不是和张腾串过词。刘彰用力点头。

“不给你看。”

这绝对串过词了,刘彰一瞥,张腾不在座位上。仔细一看,好家伙,黑眼圈乐队都不在。

刘彰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好了好了,不卖关子了,下面让我们掌声有请另一位新郎——林墨!”

 

鼓掌声轰隆,会场灯光突然一暗,就在人们惊呼奇怪的时候,聚光灯猝然集聚在大厅入口。

 

“贝斯准备~”

 

张嘉元推开了大门,为身后的主角敞开了大路。

 

“I'm missing you my honey,don't you?”

林墨的视线穿越人海,与刘彰的笑意交织。他轻轻抬手指向对方的心脏,刘彰捂着胸口,好像真的中了一枪。

现实与回忆交错,心里的那阵悸动与一公舞台下时的心跳共振,最大化的振幅牵扯着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臭小子。”

刘彰下意识地舌尖擦过嘴唇,抿唇不让自己笑得太放肆。

 

“每一天都有情话想不想听?”

刘彰举起了话筒和林墨比谁的声音大,林墨瞬间唱不下去了,对刘彰指指点点了两下抱怨他打乱了自己的舞台,然后抛下了三脸懵逼的黑眼圈,一溜烟儿跑上了台。

刘彰和林墨站在婚礼舞台的最中央,麦克风抵着唇,眼里的倒影只有对方月牙似的眼。

 

“I'm ready.”

 

“天哪刘彰你为什么抢我词!”伴奏一切,林墨小拳拳捶刘彰胸口。

 

“太可恶了!”张嘉元双手做喇叭状在台下喊。

众人一阵嬉笑。

 

“哇,我太惊喜了……今天来参加婚礼的朋友们赚翻了,林墨老师的免费live诶。”刘彰手动给林墨加星星特效,林墨骄傲地扬起了他的小脑袋。

 

“哎,司仪先生你怎么待台下了?”林墨cue流程。

 

“加一个发光体多不合适啊。”司仪先生酸溜溜地磨蹭上了台,林墨笑得差点摔了麦克风,刘彰就站在他旁边帮他顺气。

 

林墨的西装颜色和刘彰正好相反,是墨水也染不黑的白。

林墨打了一个粉色的领结,和他三公那天戴的很像,刘彰又想起了那个在眼前浮现过无数次的场景。燥热的青春,静谧的角落,也是汗湿的掌心,和疯狂的心跳。他那时候无数次幻想过的,期待过的婚礼场景,成为了现实。

他只是偶然被邀请,偶然有了想去看看偶像到底是什么样的念头,偶然地选择了创造营。他从来不信命,路要靠自己,但他居然有点相信了,这些偶然都是命中注定,注定他会在那个春日烂漫的梦幻岛,邂逅陪他浪漫一生的人。

林墨也未曾预料,在他投入了七年之后,努力兑换来的不仅有事业,还有爱情。

 

“刘彰,你是否愿意与林墨结为婚姻,爱他,忠于他,无论富贵、贫穷、年轻、衰老,你都与他长相厮守,共度白头。”

 

“我愿意。”刘彰伸出了右手。

 

“林墨,你是否愿意与刘彰结为婚姻,爱他,忠于他,无论富贵、贫穷、年轻、衰老,你都与他长相厮守,共度白头。”

 

“我愿意。”林墨伸出了左手。

 

两只手紧紧重叠在一起。

刘彰郑重地捏起由鲜花丝绸衬垫着的戒指。钻戒是林墨亲手设计的,如果钻石代表爱情的坚固长久,那他们就要比钻石还要坚定。

 

刘彰在人声鼎沸中,深深地凝望着林墨,男孩儿漆黑的眼瞳中,揉进了星海,闪闪烁烁的星光悉堆眼角。

林墨在欢声笑语中,脉脉地凝视着刘彰,大男孩沉静如深潭的眼眸里,久久地泛起了波澜。

台上鼻息互相靠近,两影重叠。

台下尖叫声刺耳,指环反射的水晶灯的光刺红了双眼,这一刻他们等待了太久,终于能向世界宣告:

他们,未完待续。


-END-


林阵磨枪|激情短打 续

三公苦情歌真的戳中我了,让他们进度快一点吧,不想拖了。



-

刘彰抱出了自己的换洗衣服。

但他最终还是没能敲开那扇门。

-

第二天林墨也没有追问刘彰为什么没回去找他,只是像平常一样和他打打闹闹,什么都没变,但又好像有什么不太一样了。

刘彰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微妙的感觉,他们两个好像被看不见的蛛丝牵绕在一起,忽近忽远,若即若离,随便谁用力就会被扯断,但谁都在小心翼翼地挡着风。

距离第三次公演越来越近,每一个人都铆足了劲为未知的未来准备。

林墨看见刘彰的时候,他不是在练舞就是在练舞。

“你已经跳的很好了。”忍不住半夜来探房的时候林墨由衷地肯定,“早点休息吧,明天才有精神继续。”

“不,还不够。我不希望这是我最后的舞台,我还想跟……”不大清醒的刘彰停顿了一下,硬生生给随后一个字换了个调,“给粉丝们一个更炸的舞台。”

林墨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膀,“放心,你一定可以的,我林墨从没看错过人。”

-

“AK加油!”

上场的时候,林墨第一个喊了刘彰的名字,这让他很高兴。

 

“不给我加油吗?”

“加油,宝贝。”

 

刘彰没那么开心了。

那是周柯宇的自我介绍梗,林墨只是比较喜欢玩梗,刘彰自我安慰道,目光却下意识地去避开前面的人。

“AK加油!”林墨怕他没听见,又急急地喊了一声,男孩儿特殊的嗓音从缓缓合上的大门缝里钻了进来。

刘彰不知道是谁小声“啧”了一下,但是无所谓,反正他现在又高兴了。

-

刘彰从第三次公演的舞台上下来的那一刻,他久违地体会到了考试结束后的轻松。

回到休息大厅,刘彰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林墨,粉色的小领结可扎眼儿了。林墨像是自己表演完了一样兴奋,三步并作两步,张开双臂向他迎过来。

刘彰受宠若惊。

小手儿抬了一半,面前突然横穿出个人。

张,嘉,元!

刘彰咬着牙,笑容僵在了脸上。

 

林墨在夸张嘉元舞蹈进步了好多。

刘彰保持着微笑。

周柯宇加入了对话。

刘彰待在原地。

张腾也脱离队伍过来唠嗑了。

刘彰放弃挣扎。

 

就这么容易被转移注意呗。刘彰坐回了队伍的位置,眼睛盯着大厅屏幕,脑子里却在放空。

“你怎么跨起个批脸啊?”突然出现的曾涵江把刘彰吓了一跳。

“我有吗?这是表情管理。”刘彰眼神飘忽了一下,很快转移话题,“听出来我那个撑腰宣言是啥了没?”

“听出来喽听出来喽!那不就是我的词嘛。”曾涵江乐呵呵地拍了拍刘彰的肩膀。

不出意外的,米卡也跟过来了,曾涵江试图用他的十级米语给米卡解释那段Raper间的“暗语”。越过曾涵江的肩膀,刘彰感觉到一道炽热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不用想,刘彰很熟悉林墨的视线。但是他这次没有回应。

你在闹变扭?

刘彰晃晃脑袋试图把这些奇怪的东西扔出大脑。

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幼稚。

……

-

林墨每次舞台都是不同风格的惊艳。

刘彰望着唱苦情歌的林墨出神,他想起了那天卸下坚强盔甲的林墨。林墨很有表演的天赋,他的每一个表情、动作,都像针刺进了心脏,由内而外地产生一种,心痛。

林墨抱空爱人而焦急张望的那一段更是一把锐利的冰锥,刘彰的心脏仿佛有一瞬间的停滞。爱人擦肩而过的瞬间,刘彰被自己掐进手心的指甲刺痛,阵痛麻痹了全身,最后集中在了左胸口。

 

「怪我假装洒脱不够坦诚」

 

「为几分体面要多有分寸」

 

「自欺欺人是我的独有天份 还保留几分天真」

 

「直到承认我们已不再是我们」

 

「下雨了 谁为你撑伞」

 

是不是坦诚一点就有可能?

是不是不应该再自欺欺人,不应该再忽视呼之于口的感情?

是不是要在决赛入围名单公布之前让一切尘埃落定,不留遗憾。

 

伞下不是郑乃馨,是林墨遥远的背影。

-

感情带入太深,雨组回来的时候多的不是夸赞,而是学员们的“鬼哭狼嚎”。

“林导演你害缺演员不?”张嘉元在人群里喊着,一声激起千层浪。

林墨被人浪推着推着,就推到了刘彰面前。

 

“林墨你……”“AK我……”

 

两人同时愣住了。

 

“你先说。”“你先。”

 

“那我先。”“行我先。”

 

“死倒泼!你俩隔这儿打太极呢?”张嘉元又双插入了这俩人之间。

刘彰一句“你闭嘴吧”还没出口呢,林墨居然比他还急:“AK,一起上厕所不?”

林墨和刘彰手挽手上卫生间去了,张嘉元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

“你找我有很重要的事吗?”明知故问。

“是。”刘彰没想到自己能回应地这么果断。

林墨害羞了,刘彰知道,他每次害羞都不敢看别人的眼睛,而且手会不自觉地去揪什么东西。

“有什么、事?”林墨现在超级不自在。

刘彰突然笑了起来,忍不住想要逗逗眼前这个小家伙,“要不还是你先说。”

“你为什么还不换发型。”

刘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是吧不是吧,神奇的林墨你想说的是这个吗?

刘彰想说点什么挽回一下气氛,张了张嘴又什么也蹦不出来,他和林墨大眼儿瞪小眼,互相看对方咂嘴看了十分钟。

刘彰没带表,他也不知道他俩到底陷入尴尬了多久,硬要说,可能要半个世纪那么久。

“出来太久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林墨伸出两只手撩起了头发,该死,这录制还没结束呢,妆发不能乱,我居然给忘了。

 

林墨转身去拉门,被刘彰一把拽住了手腕。

 

“其实我喜欢你!”

 

林墨手上动作一顿。

 

“我本来想决赛之后说的,但是我害怕我进不了决赛,我害怕这是我最后一次能和你站在同一座舞台上。”

“我还想在练习室被你教舞蹈,和你一起录歌,想在你下台时第一个拥抱你,在上台前给你加油、听到你给我加油,想在食堂喝你分享的椰子鸡,想你成为我的专属助眠师……”

“想在四下无人的时候、亲吻你……”

 

刘彰越说越没底气,握住林墨手腕的力气也在渐渐消散。林墨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他颤颤巍巍地转会神来,入眼的是刘彰红透的脸颊和脖颈。

手心早就被汗水浸润了,刘彰的心脏在耳边跳动,世界上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除了伴随着泪水而来的林墨的回应:

 

“我愿意。”

 

-

下一次,它会出现在婚礼现场。

-

林阵磨枪|激情短打

“放弃排版”




-

“恭喜林墨,第八名!”

 

林墨是笑着站上第八名的台子的。

 

别笑了。刘彰坐在他的对面想,从第六掉下来有什么好笑的。

 

喜剧人拥有着最后的倔强。

“你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

 

明明自己很难受还要哄别人开心。刘彰的目光紧紧盯着林墨的笑,丝毫不隐藏自己的不悦,但最角还是扯着笑。

你就是个孩子,手足无措,但第一反应永远都是为了让喜欢你的人开心。

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男团标准林墨啊。

但是,但凡你严肃一秒,我也不至于笑得比哭还难看。

 

林墨的视线转了过来。

刘彰捂住了半张脸。

 

-

送别的时候,满营都是林墨的“三千万祝福”。

奇怪的是,大巴一离开林墨就“消失”了。

 

刘彰是在公布排名的大厅角落找到林墨的。大厅的灯是关着的,阑珊的灯光从门口渗透,像是黄昏的夕阳缓缓地,温柔地,安抚着波澜的海岸。

 

在这个呼吸声被无限放大的空间,刘彰推门的声音格外得震耳。刘彰看见林墨抬了一下头,往后撑地的手又抱回了膝前。

 

“怎么不回宿舍?”刘彰坐下在林墨的身边。门没关,橘黄的光照亮了小孩儿放空的表情。

刘彰从来没见过林墨这么安静的时候。

 

“我本来、应该习惯了才对。”林墨低下了头,刘彰的直觉告诉他,林墨在躲他。


“习惯什么?”

 

“告别。”

 

林墨的内心直白环节,刘彰没想到过会来得这么突然和悲伤。习惯告别啊……刘彰的后脑勺靠着墙,脑子里闪过了很多东西,林墨就坐在他身边,眼泪这种东西刘彰觉得不用眼睛也能看见。

刘彰的手搭上了林墨的肩, “别那么伤感,出了营还可以继续联系和合作嘛。”

 

“嗯。”顺着对方的力道,林墨往后靠墙。

 

“你手撒开,碍着我靠墙了。”

 

“……”该说不愧是你吗,天生喜剧人墨墨。

 

气氛一下子就被打破了,甚至有点尴尬。

 

“额,恭喜蝉联A班。”刘彰试图活跃气氛。

林墨转过来盯着他,点点头,“也祝贺你晋级。”

 

糟,刚过了告别坎又遇到个掉名次的坑,意识到自己开启了个不太妙的话题时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或许是有了刚才的铺垫,林墨主动吐露真心:“我现在只想要两个位置,一个第一,一个第六。”

 

“为什么是第六?”刘彰侧过脸来问他。

 

“六是我以前的团的代表数字,第六名就像是和他们一起出道一样。”林墨说的很认真,眼睛里闪烁的光让刘彰明白,他的小太阳林墨回来了。

 

“那你当第一,我替你当第六。”刘彰注视着林墨的眼睛。

 

林墨“噗”得一下笑出了声,张了张嘴,一向伶牙俐齿的他在对方如此真诚的注视下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刘彰也忍不住笑起来,还是先定个小目标,进入前十一再说。

“谢谢你。”林墨牵住了刘彰的手。

心脏怦怦跳。

“一辈子的好兄弟。”

有一秒心肌梗塞。

 

-

“哄好墨墨啦?”

刘彰拉着林墨从大厅出来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付思超的问候。刘彰猛得眨了眨眼睛,手指抽了两下不知道该不该放开林墨的手腕。林墨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常,嘟着嘴不满付思超把自己当做要人哄的小孩子。

刘彰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大岛上唯一看到林墨虚弱一面的人。

“冲鸭!”付思超挥手道别,临走前给刘彰比了个大拇指。

 

“林墨,要不要让我给你当一次哄睡员。”刘彰琢磨了一下,问到。

 

“你想抢我饭碗?”


“不不不,是想跟林墨老师多学学新技能。”

 

林墨挑眉,默许了他的请求。

“走吧,去我宿舍。”

 

-

林墨想先洗个澡,从床上把睡衣扒出来抱在怀里,往浴室方向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望向刘彰,刘彰正对着林墨贴在床头的小对联傻笑。

“你要不要也洗?”

刘彰虎躯一震。

什么?他说啥?一起洗澡?

 

“这、不太方便吧?”

 

“有啥不方便的,去把你衣服拿来,或者你要不嫌弃也可以穿我的。”

 

刘彰咽了口口水,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比听到自己成团还刺激。潘多拉的墨盒就摆在自己面前,你想打开吧,又被理智踹翻在原地。刘彰又小小地挣扎了一下,语调都开始飘了:“浴室、挤得下吗?”

 

林墨沉默了一秒,然后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笑声:“你在想什么啊AK,我是说你可以来蹭我们宿舍的浴室,没说同时洗。”

 

这波啊,是魔盒的自爆。

 

“没想到啊没想到的。”林墨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刘彰逃也似地蹿出了林墨宿舍。

 

-tbc?-

 


cp向激情短打

周柯宇x林墨

我不熟周柯宇所以大概率ooc但是我自己码得很开心哈斯哈斯

很短,需要品,细品

很多需要联想吧,我感觉暗戳戳的车好玩



———————————————————————

-


      “我看到你自我介绍成片了。”

      “吐舌头,舔嘴唇,欲的呀~”林墨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大表演艺术家忍不住添油加醋地模仿了一遍,“真像个斯文败类。”

        末了,林墨摸了摸脑袋觉得不妥,又赶紧拉住周柯宇的袖子:“我没有骂你的意思,我是想表达你穿西装好帅。”

        “谢谢夸奖。”

        明明已经听过很多遍,被很多人夸奖过造型,但听到林墨这一句时,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

        

-

        “周柯宇,你是吃什么长大的,这么高,活像个电线杆子。”林墨每次和周柯宇说话,都不得不仰着脑袋。

        林墨在男生里算是高的了,却还是敌不过天赋异禀的周柯宇。

        周柯宇比林墨高一个脑袋,看不到年长者的棱角,只能看到童心未泯的红脸颊,像面团儿一样柔软,怪可爱的。他不敢用力捏,只敢小心翼翼地捧着,大拇指轻柔地摩挲过湿润的唇。


-


        林墨身上有奶味儿。

        周柯宇的双手从背后绕到对方胸前,下巴刚刚好抵在林墨脑袋上的旋儿上,低头蹭一蹭,像是一头扎进了奶片森林。

        这牛奶腌入味儿了,连说话都是奶声奶气的。


        “你说我幼稚?”

 

        “不不不,你最霸气了。”


        是那种,声线很特别,明明只是很普通的说话,但是我怎么听、怎么品,都能从心底涌起一股甜丝丝的涓流。 

        周柯宇看着林墨,想呼唤他的名字,然而只是将它伴着对方递来的鲜奶一饮而尽,滑落喉咙深处,余味仍挂舌尖。

       “我醉奶了。”周柯宇赖着林墨不走了。


-


       整个上午的高强度训练折腾得木木黑土变成了沐沐潶汢,一身臭汗林墨自己都闻不下去,一会宿舍就甩掉上衣冲进了浴室。


       “柯宇!我忘记拿毛巾和换洗衣服了!”一分钟后浴室传来哀嚎。


        周柯宇从林墨的箱子里扒拉了一条他喜欢的款式的内衣给人送了过去,浴室门被推开,水蒸气模糊了镜片。周柯宇摘掉了眼镜,眨巴着眼适应眼前的变化。


       林墨扒着门框,细碎的发尾沾湿了贴在白里透红的皮肤上,他看着他笑:“咋的,这么看着我,是想要一起洗吗?”

       奶片泡水,能得到一杯白色液体吗?


-


        周柯宇蹲坐在沙滩上,那是他们第一次说话的地方,林墨坐在他旁边,脑袋搭在他肩膀上。

        耳边传来轻微的呼吸声,舒缓的规律表明他的主人睡得安稳。

        心跳声会不会把他吵醒啊?周柯宇不安地扭过头,低下唇。

        就让我冒险这么一次吧,偷偷轻吻你额头。


        林墨突然睁开了眼。


        完了,被抓个现行。周柯宇在心里祈祷。


        林墨的表情很生气。



        “辣么大个嘴巴子看不到哇,你亲额头……你戴个眼镜干啥子哦。”



        好家伙。



-end-

直播时的一点小糖吧

(不记得原话)

沐木(忧心)“救不下来了吧……”

蓝胖子:“劳资说能救就肯定能救你!”


义无反顾地去救你,那就绝对要救下你,令人心动的英雄。



排位结束胖胖和沐木打赌跑酷输了的给赢家定外卖,于是沐木被胖胖“坑蒙拐骗”比了,跑了两轮,输了两轮。胖胖的快乐溢出了两个直播间。(不是糖,单纯地觉得好玩记上)

短打/单纯的来看看冷圈还有没有人

只求评论就好,红心什么的我已经不在乎了,好冷呼呼……

大半夜迷迷糊糊打的字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沐木,以你和蓝胖子这个默契程度,直接领证算了。”语音频道里,一起的主播在输了三局你画我猜之后打趣儿道。

      “那可不,我们穿一条裤子的。”小沐木骄傲起来,yy里一片笑声。

       类似的事不在少数,小沐木也没放在心上。直到某个伞皇没有按时给他发晚安消息的时候,榆木脑袋才慢慢意识到了什么。

     「睡了嘛?」

      十分钟过去了,对面没有消息,沐木没有灰心。

     「游戏戏?」

      切片苹果已经吃完了一盒,沐木开始不淡定了。

     「老游戏,看到了就给我吱个声!」

       屠夫都排了三把了,眼看着就快到凌晨一点,沐木直接翻身坐了起来,转手就给“失踪人口”打扣扣电话。

       “嘟——嘟——”

      语音通话迟迟未接通,小沐木按灭了屏幕。

      今天晚上的排位是排到了游戏的,但是那局平了,自己还献祭了,他不可能为这赌气。那是和他们玩你画我猜的时候,被调侃和胖子的关系让窥屏的游戏戏吃醋了?也不可能,之前拿变音器玩儿,喊了一圈人哥哥的时候他也没多生气。

       那是为什么不理我……

       还是说,是积攒了太久的怨气,今天终于爆发了?

       小沐木耷拉着肩,靠着床头的挡板,他送的玩偶被蹂躏的棉花都错了位。沐木没有开灯,窗帘严严实实地拉了起来,整个人被黑暗笼罩着,就连仅剩的手机屏幕微弱的光芒,也在时间的催促下逐渐暗淡。

       小沐木抹了抹眼角,重新拿起手机。


「对不起,我不应该偷吃你布丁。」

「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你减肥的时候给你发小龙虾照片。」

「对不起,我不应该在和你约好之后临时变卦和蓝胖子他们吃鸡。」

「对不起,我不应该随便对人撒娇叫哥哥。」

「对不起,我当初就不应该选择不公布。」

「如果我勇敢一点,他们就不会一直提胖子而冷落了你这个正宫,就不会让你在满心希望地看着自己对象直播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在和另一个人炒cp。」

「对不起,我应该果断点跟家里坦白,不去参加家里安排的相亲。」

「拜托你回复我好不好,骂我也好,删我好友也罢,只要你能消气……」

「我知道我以前太小家子气了,我现在长大了,我以后会站在你的角度多为你着想,所以拜托你,别不理我……」


       还是没有回,小沐木把头埋进枕头里,这该死的枕头上怎么还有水?贴在脑门上拔凉拔凉的。

       “叮咚——”

       沐木几乎是跟着特别关心的铃声从床上弹了起来。


「亲爱的:???什么情况,我就看直播时打了个盹,刚巧家里又断网了……」

「亲爱的:前面的我倒是习惯了,你去相亲是怎么回事?嗯?」

「亲爱的:公开好啊,那这样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朕的皇后了」


       小沐木破涕为笑。


「吓劳资一跳!」


「哼,小心我哪天就谋权篡位了戏皇上」


「亲爱的:就这还长大了?五岁不能再多了」


「闭嘴!你小孩子才不懂什么是大人」


「亲爱的:哦?那我明天就买票到你那,跟你好好探讨什么是大、人、吧~」


「怪蜀黍你不要过来啊!」


       小沐木腰间幻疼。


-END

-

雷狮:“来来来,站好了让我给弟弟和弟媳拍个照。”

埃米:“我准备好了!”

卡米尔(忍笑):“不你没有。”

-

指绘鶸来交党费了,突然发现这俩的19cm身高差忍不住摸了个夸张的脑洞,埃米量身高应该不算呆毛吧……那本人能蹭到卡卡下颚!( ̄ε(# ̄)Σ

有隐藏cp(?)不明显不打tag了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坏人。

自己P的,原截图最后俩

侵删。